父亲怀疑女儿早恋当街扇男同学耳光奢侈品市场和消费

四季养生 2020年02月15日

父亲因车祸去世 子女捐其器官使5人受益(图)

昨日上午,56岁的何红梅(化名)静静躺在眼科手术台上等候角膜移植。由于角膜受伤发炎,她已失明一年多了。这次,她盼来了角膜移植机会。手术一切顺利,今天她将拆掉纱布,开始有光感,直至基本恢复视觉。她能重见光明,得益于1名器官捐献者和其家庭的大义之举。那名逝者,换回了包括何红梅在内的5人的新生。

最后告别

两天前,15日下午1点30分,56岁的云浮籍男子陈佛长被担架车运送出ICU、准备前往手术室时,他的儿子陈晓文、女儿陈晓霞、陈晓婷哭成泪人。他们几近准备放弃之前自己签名同意的事情———将父亲健康有用的器官组织捐献出去。他们知道,这次与毫无意识的父亲见面后,势必天人相隔。

陈家兄妹,终究还是放行了父亲的担架车,目送着其进入到另一个楼层的手术室。

当天下午2点,陈佛长呼吸、心跳停止,肝、肾、角膜同时被取出,分配。

56岁的器官捐献者陈佛长将给5名器官衰竭、眼盲的患者以生机。

“我们从小在单亲家庭中长大,是父亲将我们三个拉扯大,个中的艰辛,我们知道。希望爸爸的捐赠,能减少一些因得病产生的单亲家庭。”说起为何想到捐献,3兄妹几近异口同声。

突降车祸

从2月23日那天开始,陈佛长就失去和三个儿女进行交换的机会了。那天上午9点左右,他骑着摩托车经过云浮新兴县稔村镇派出所对出路段时,突然和1辆黑色的丰田轿车产生碰撞。陈晓文三兄妹闻讯赶到现场时,只看到地上1摊血迹。赶到当地医院,老陈已做完手术,住进ICU。

手术后,他并未恢复意识。“那天医生就跟我们说,做好最坏的打算,因为手术并不算成功。”从此,三兄妹每天只能在ICU探视时间内,隔着玻璃或探头,看看父亲,“他平时身体很好的,一年到头难得生病感冒,加上常常务农,农闲时做点建筑工作,身材一直瘦削、结实。”

在当地医院抢救进程中,肇事方前后垫付了2万多元的医治费用,陈家人掏空家底筹了2万多元。“再需要对方缴费时,对方就说希望等划定后统一进行赔付,我们去交警咨询什么时候能拿到认定书,被告知需60天时间。”陈晓文告诉,在他们寻求尽快认定时,父亲陈佛长的状态却每况愈下。

3月13日下午,陈家兄妹被告知,没法监测到陈佛长脑电反应,实际上老陈已处于脑死亡状态。

艰苦决定

得知父亲脑死亡后,陈晓文在医院ICU门口看到了关于器官捐献的宣扬册子,产生了将父亲的有用器官进行捐献的初步意向。他回去和两个mm一说,两个mm也很快同意了。

那一晚,三兄妹斟酌了很久,踌蹰了多回,终究还是决定进行捐献,共同完成义举。“他生前是个特别热心肠的人,邻里同村有需要帮忙的,他总是义无反顾。”陈晓霞说,兄妹们的决定,想必父亲是同意的。

当地医院告知陈家兄妹,老陈身体很不错,肝肾功能没有在此次车祸中受损。

当地医院联系了对口获取器官的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。14日,广州派出的神经外科、ICU专家进行了第一轮的鉴定,得出结论:脑死亡。陈佛长被转运到广州接受进一步的鉴定。15日上午,再次复核,依然是脑死亡,陈佛长进入到了捐献前状态。

下午2点,移植医生进行例行的默哀和最后视察,最后的等待未盼来奇迹。器官、角膜取出后,56岁的陈佛长心跳停止。

经过系统分配,肝脏、肾脏、角膜都在广州找到了匹配的受者。56岁的何红梅等到了角膜移植术,另一名角膜炎失明的患者也重见光明。其他肝脏、肾脏移植手术也已完成。陈家,挽救了5个人和5个家庭。

“对器官接受者,我希望他们好好地生活下去;要说到捐献诉求,就是希望交警部门能尽快给我们一个客观公正的认定。”三兄妹向表示。

采写:南都 王道斌 实习生 皮子凡

新生儿能喝四磨汤吗
老年性关节炎疼痛怎么办
夜尿增多临床症状是什么
月经后期血块发黑
空腹能服芪苈强心胶囊吗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