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号线小广告俩保洁半天扫出500斤经济

中医养生 2020年03月05日

10号线小广告 俩保洁半天扫出500斤

昨日早6时50分,地铁10号线,俩男子从背包内抽出售房小广告插进地铁扶手。摄影/新京报 黄月多是楼盘小广告;发放者一类受雇广告公司,另外一类是房产公司专职销售;地铁方称查处有难度近日,北京地铁官方微博一条旨在宣扬文明的提示,因把“乱扔垃圾的乘客”比喻成“蝗虫”引发舆论哗然。撇开“蝗虫”的不当表述,北京地铁广告传单多等不文明行动,确切让很多市民感同身受。在“地铁族”络论坛北京区,10号线发小广告致使遍地垃圾的吐槽帖,几近每隔几天就会出现一次,10号线也因此被人称之为“垃圾线”,4号线则被称为最干净的线路。昨日,新京报探访4号线、10号线,在同一时间段内,10号线上发现了至少4拨发小广告者,而4号线只有1拨。多名小广告发放者及地铁工作人员称,10号线线路长、周边新楼盘多、环线不停车难清算等缘由,致使小广告问题明显。另外,小广告难禁的缘由还包括收益高、执法难等,专职发放者有的月入可过万,同时,因为缺少相关规定,地铁方又面临“没法强迫执法”的困境。声 音请大家爱惜北京吧!不论你的故乡在那里,可是你身在北京,你可以不爱她,但是请你尊重她!——玉堂墨沁建议每节车厢装个纸皮回收箱。以防无德人士当垃圾桶甚么都塞进去。——棉花糖的理想天空结束了园博园一天的志愿服务,坐地铁往回走,发现10号线上那么多小广告,我开始捡拾。乘客很配合,很多人与我一起捡。保持环境卫生,人人有责。——我是DBC_不是大白菜【体验】10号线一趟车清出10斤小广告昨日早上6时30分,陆续有乘客踏进10号线亮马桥站的车箱,“小广告派发员”先行一步,车窗旁、吊环扶手上,满是印着某楼盘信息的广告。列车行驶至宋家庄站,地铁工作人员走进车箱开始打扫始发车,3分钟后,车厢内找不到一片纸屑。6时50分,列车从宋家庄地铁站开出,1站地过后,两名男子从成寿寺站上车,进入第一节车箱,他们将敞开的书包背在胸前,手上捏了一把彩色传单。两人一左一右,快速将彩色传单塞进吊环扶手中及车窗旁,他们动作娴熟:左手一捏,右手卷起小广告,直接插进扶手及空座位上,“唰唰声不断”。2分钟后,两人已将整列车厢扶手塞满“小广告”,在列车到达下一站分钟寺站时,两人快速下车离去。随后,新京报在10号线上多次换乘,并在宋家庄站、巴沟站和成寿寺站多次看到“小广告派发员”的身影。他们两人为一组,各身背一个双肩包,包内塞满了成沓小广告。从6时30分到11时,新京报共看到五次“小广告泛滥”场景,而5张小广告为五个不同楼盘的房地产广告。早高峰来临后,小广告散落1地,有的小广告则贴在乘客脚下,“溜进”地铁站内。“像踩在海绵上一样”,10号线一名保洁员说,从9时30分到15时30分,两人每天打扫28辆车,能收500多斤的小广告。新京报也参与了收集小广告,在一趟列车车厢内,共搜集到近10斤小广告。4号线背包男短途来回发小广告昨日早7时,新京报从海淀黄庄站乘坐4号线,去往天宫院方向。在义和庄站看到俩背包男子,在列车上散发房地产小广告,据悉,两人在天宫院站与义和庄站之间来回发放小广告。11时13分,列车行将到达义和庄站时,两位背包男子出现在新京报所在的车箱内,每人手上各抱一叠黄色房地产小广告,约有数百张。此时,车上有三分之一的空座,两位男子边走边在空位上扔小广告,一个位置扔上八九张。地铁在义和庄站停车后,两男子手中小广告发放终了,快步下车。新京报跟随两人下车,坐上对面天宫院方向的列车。接着,这两人又从背包取出1沓小广告,开始新一轮的发放。“还有4趟车。”其中1名男子说。车上有乘客捡起身边的小广告,扫了一眼后丢在地上。一个小男孩撕碎几张,也扔在了地上。4号线人民大学站一名地铁站务员称,“4号线的小广告一直很少,每天最多也就碰到两三次”,列车每到终点站都会清算车厢。【缘由分析】10号线为什么小广告泛滥?线长站多 成小广告“最好线路”新京报调查发现,10号线线路长、站点多、客流大,加上监管相对松散,成了小广告派发员眼中的“香饽饽”。3段区间小广告最泛滥昨日,新京报以咨询业务为由联系了数家小广告派发公司,多位工作人员称,10号线具有了小广告投放的优势:线路长,且是环线行驶,便于发放小广告;站点最多、换乘线最多并可连接北京各区域。目前,地铁10号线共有45个站点,全长57.1千米,是北京地铁线路中站点最多、线路最长的一条。除此之外,10号线能与11条地铁换乘,因此,10号线的人流量也相对较大。昨日,一名小广告发放人员介绍,“10号线最大的客流量集中在宋家庄站到巴沟站”,这段区间内,与10号线换乘的线路多达9条。新京报从多位地铁工作人员处了解到,10号线上,有三个区间段小广告最泛滥,分别为“巴沟站到车道沟站”、“莲花桥站到首经贸站”、“宋家庄站到双井站”。另外,10号线上的新楼盘相对较多,途中还散布着多个售楼处。“我们售楼处就在劲松,我们也住在劲松”,一名小广告派发人员称。环线不清车 小广告成圈“跑”“环线,车子不会停”,一名小广告发放员称,10号线未成环线前,他们都是去2号线发。理由是环线终点站不会清车,即早上出库后车子一直开,直到晚上入库。“这样小广告就会在车箱内多停留些时间”。但是目前,10号线一部分是全程车,一部分是区间车。区间车到站后会清空车箱再上乘客。因此,小广告派发员会尽量选择全程车发小广告。某小广告派发公司的“经理”也称,10号线发小广告“存的时间长”。相反,地铁4号线的工作人员证实,整条线路上共有安河桥北、公益西桥、天宫院和新宫四个总站,每到总站,都会有工作人员上车清算小广告,因此,这些小广告在4号线常常“存活不长”。小广告派发员称10号线“管得松”“4号线管得最严,常常有我们的人一过安检就被扣单罚款,10号线管得最松,进去几近不会有问题。”一家小广告派发人员表示。“我们的监管比较严格,发现车上有小广告的,立刻就赶出去”,地铁4号线的站务员称。据一名巡查员介绍,针对地铁车箱内的小广告,4号线主要采取数个措施进行监管,按时间顺序包括:进站安检、车上巡查、站点工作人员举报和总站打扫。据了解,10号线对小广告的监管同样是上述步骤,但小广告依然泛滥。多位小广告派发人员称,他们与10号线多个站点的保安较熟习,随意进出。提出想在4号线派发小广告的要求,一家小广告派发公司工作人员表示,“我们可以从角门西站进去,藏着到你想要发的站点开始发”,因为“我们和那边的保安很熟,不会有问题”。脚门西站,恰恰是地铁10号线与4号线的换乘站。【调查】专职发小广告最高月入过万昨日,遇到3拨发小广告的人员。虽然散发的都是房地产广告,但他们也分为两类,其中一类为兼职发小广告的,受雇于广告公司;另外一类则为房产公司的专职销售人员。发小广告 兼职者日薪200元虽然发放流程和收入不一,但他们都是两人一组,身背双肩包,包内塞满成沓的小广告。进入地铁车箱后,1人负责发一边。他们动作纯熟,左手捏一叠,右手卷起广告单,侧身向前,将广告单插进扶手圆环,或放在空着的坐位上。通常,在下1站到达时,恰好插满整列车厢的所有扶手,然后转身下车。“你要做就做专职的。”一名自称“燕子”的发小广告人员说,他是属于某家房地产公司的专职销售人员。“老板管住不管吃。”他介绍,他们的工资由三部分组成:底薪1500元、业绩点(底薪×3%)、售楼提成(售楼价×千分之5)。“燕子”的说法得到了另外一拨发小广告的人的证实。其中1名自称“阳光”的人指着手中的小广告说,每张小广告上都盖有发放人的“艺名”及联系方式。公司根据客户打来咨询、看房和是不是卖出房来给他们计算提成。“我上个月卖出了两套。”被问及是不是月收入上万时,“阳光”笑着不置可否。此时,他旁边一个同伴说“你别不承认”。兼职和专职两者工资收入不一样。“阳光”介绍称,兼职发小广告的,一般都有任务量要求,一天须发2000份以上。一般日收入是150元-200元,“都是日结的”。派发公司 要求派发员“少量屡次”在上搜索到北京某广告文化传播公司“招募传单派发员”的信息,便以要找公司帮助派发传单为名,打咨询。对方称,目前派发小广告的价格分两种:高于一万份的,每份价格在1毛到1毛2之间,在地铁上发,价格一般是1毛2,在地面上则为1毛。据该公司工作人员称,为使被查处后损失最小化,目前小广告派发公司要求派发员“少许屡次”,每次每人约携带600—700份进站,发完后出站领取。【执法之困】缺少相关规定 没法强制执法多名地铁站务员称,小广告有可能卡住屏蔽门,致使屏蔽门无法关闭。另外,如果小广告掉到轨道上,若卷入车轮后着火,则可能给列车运行带来危险。为此,地铁公司安排了多道程序治理小广告泛滥。不过,在昨日的采访中,从安检到巡查、保洁,再到驻站民警,都称面临执法难的窘境:缺少相关规定,没法强迫执法……发放者见“制服”就停 被逮别顶撞“他们不能拿你怎样。”昨日,向“燕子”讨教经验时,“燕子”笑称“没有甚么经验”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避免与巡查员正面接触。遇到的3拨发小广告的人都表示,只要“讲方法”,便可以避免与地铁工作人员或民警产生直接冲突。他们所谓的方法是指,挑人少的车上,见到“制服”就停,被逮住就认错,被批评也不顶撞。他们称,首先挑人少的车上,这样可以保证短时间内将广告单发完,也能保证第一时间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注意到是不是有巡查员,以便随时“脱身”。同时,那些站点有巡查员要心里有数,尽量避开巡查员。根据他们的经验,一般大的换乘站点和区间站点,如首经贸、巴沟等,会有巡查员。“不可能每一辆车都有巡逻员的。”若是看到了巡逻员,则“等他先上车,再坐下1辆”。万一遇到巡查员,他们便下车赶忙跑,来不及的话就“认错态度好一点,不要顶撞”,“最多广告单被没收,这东西我们有的是。”地铁方强查无根据 只能跟着捡10号线宋家庄站一名安检工作人员称,过安检时,如果发现乘客包里有疑似小广告的物品,她都会按规定询问对方,不过,“问了也是白问。”她坦言,对方往往会说“包里是书”,或称自己带往别处发的。“又不能强行打开查,也不能不让人家进站。”另一名安检工作人员称,依照《北京市城市轨道交通安全运营管理办法》,只能对携带有疑似管制刀具等违禁品的乘客进行查看,“否则会被投诉”。4号线客服人员也表示,有些站点的安检人员可能会主动询问拦截,但目前地铁安检并没有硬性规定要求检测传单。昨日11时许,10号线巴沟站到车道沟站区间内,1名治安巡查员手里捏了1沓从地上捡拾的小广告。“只见小广告,不见发的人。”他说,巡查员的工作职责是逮住列车内正在进行散发小广告的人,然后交给驻站执勤民警处理。但现实中,发小广告的往往见到穿制服的巡查人员就停止散发,到站了就跑,然后转身又上另一趟车。“不穿制服,又不能执法。”所以就演变成了小广告发完就走,巡查员跟在后面整理的尴尬处境。驻站民警处罚太轻难止小广告驻站执勤民警一样面临执法难的问题。一名驻站民警称,对被逮住的发小广告的人,他们一般是先看有没有“前科”。目前对发小广告的处理,有据可依的只有“扰乱公共交通工具秩序”罪。如果是第一次被发现发小广告,会没收其小广告,进行口头批评教育后便放人走;如果前科较多,最严重的处罚是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,并处1000元以下罚款。“对他们来讲违法本钱太低了。”昨日,在4号线碰到发小广告的人员后,拨打了110报警。接线民警称,“如果现在正在发,可以过去看看,捉住了一般也没到罚款的地步,只能先批评教育下。”上述驻站民警认为,只有有关部门从发小广告的房地产公司入手整治,才有可能根治这个问题。

秋季夜间咳嗽怎么办
月经量少可以中药调理吗
孩子脸色发黄
孕妇脚抽筋怎么办
友情链接: